小说:嫌家里债台高筑她离婚,丈夫还完债再婚

她大骂欣欣阿姨是个破鞋。


欣欣阿姨一直捂着女儿的耳朵。


父亲母亲又吵了起来,后来母亲就动手了,乱七八糟中,欣欣阿姨的女儿被推到地上,膝盖和手掌都破了。


父亲把母亲按在地上,我看见欣欣阿姨抱着孩子坐在电动车上,她回头露出了一个恨恨的目光,我心里咯噔一下,这个世界上,又有什么东西被母亲毁了。


我们的创造力永远跟不上她的破坏力,于是我摔了很多东西,包括她脚上落下的一只高跟鞋,我朝着门外狠狠地扔出去,反正日子也会改变,干脆毁个干净。


2


后来,我时常跟丽丽说这些事。


丽丽说:“也许你妈还爱着你爸。”


我直接否定了。


丽丽说:“也许,她只是不知道怎么爱一个人吧。”


丽丽是“潘多拉”的公主,口音嗲嗲的。我曾问过她是哪里人,她说了一个遥远的地名,我问她为什么跑这么远,她不告诉我。


她说我长的很像一个人,又不告诉我像谁。高兴时给我买烟,不高兴时拿我当空气。不过她经常在下班后要我送她回家,她的手环着我的腰,在我耳朵边上傻笑。


“不要调戏我。”我说。


越说她越来劲,后来我就不说话,她似乎很享受我的窘迫,在我显出不高兴的时候又来哄我。


刚哥曾经警告我,离这些公主远点,都不是什么好人。


丽丽也曾告诉我,离刚哥他们远点,都不是什么好人。她说这句话的那天,人有点伤感,整个人有点神经质,到了地方不上楼,非要拉着我去吃麻辣烫。


我说你也吃麻辣烫啊,听说你们赚得挺多的。


丽丽说:“放屁。”


我说,“吃饭呢。”


丽丽瞪着眼睛,她擦了绿色的眼影,假睫毛根根毕现:“老娘就要说。”倏尔垂下头去,“我又老了一岁。”


我说:“你今天生日啊?就吃这个?”我挑着碗里的鱼豆腐。


丽丽甩了一把头发:“反正也没人记得。”


“你的爸妈肯定记得啊。”


丽丽说:“没爹没妈,四海为家。”她为这两句话的押韵而哈哈大笑,却又被辣椒油呛到,边咳边说,“你怎么不笑?”


有什么好笑的呢?


我说,“丽丽,我送你一个礼物吧,你喜欢什么?”


丽丽笑笑:“你有钱么?你们打一次架能拿多少啊,吃一次西餐都吃不起。”她看着对面的西餐厅的灯光说。


过了两天,我说带她去西餐厅,丽丽很意外,不过她看上去挺高兴,她将紫色的头发编了一个松松的麻花,只化了淡淡的妆,她点了这家餐厅里最便宜的战斧牛排和一份沙拉。


我突然想起一句话,“一个女人为你的钱包着想,就是爱上你的表现。”


这个想法让我不安。


温馨提示:购买本书仅需9.9元。9.9元=990书币。



来源:

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? You'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.